八月雨

瑯琊榜 | 靖蘇
全職 | 葉橙 韓張

Taiwan

喜雨 (靖蘇)

前言:稍微带到 望春 背景设定,大致不影响阅读

无料配布 for CWT44

---

感謝紅心,感謝評論 (比心

---


「陛下。」

「长苏,你又叫错了。」

梅长苏此人,做为江左盟的宗主,能言善道自是不在话下,如今,每每在这位年轻的皇帝这儿败下阵来。只怪自己,那年假死欺人太过,瞒得上天下海,最亲近的人都被他蒙在鼓里,偏偏过不了这人的一片深情。

前年的金陵城暗潮汹涌,皇后柳氏在宫里中毒病故,在朝中已是公开的秘密,犯人还直指皇后的娘家,柳家历代贤臣辈出,自然受到不小的打击,尤其柳家的大家长柳澄,最疼爱的孙女儿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据说一夕之间都老了一轮,最近也跟皇上请了致仕,折子里直接写明老人伤心,只愿返家安养天年。

于是,苏先生又被趁乱留在了金陵,做起他的太子太傅。

而那为人耿直,追求对象也只懂得耿直的皇上,就这么眼神带光地等着他,梅长苏不忍那一抹光沉寂,自己怎么不明白他想要的,不过是他喊一声── 「景琰。」见到发小拿他没法子的模样,打从两人相识,这样的场景可算十分罕有,萧景琰强忍笑意,故作严肃道:「爱卿准奏。」

……是谁先说关起门来不谈君臣的?这脸打得可真响。梅长苏想着就有些幸灾乐祸,要让那些大臣见到他们的皇上这副模样,大概还得吓晕几个。朝堂之上总是不苟言笑的大梁皇帝,在梅宗主面前,似乎又做回当年那一双无忧无虑的少年,可惜听到梅长苏接下来说的,萧景琰又笑不出来了,听完眉头皱得死紧,质问的语气十分僵硬,比平时又低沉几分:「江左盟有急事得赶回去、做什么不能说,还不准我派人跟着……而且,这次要去一个月!?」最后几个字,说得简直要吃了他。

梅长苏眨了眨眼睛,这会儿景琰急得连皇帝自称啥都给忘了,要是一条一条给他解释起来,自己今日还出得了宫么。「景琰,你听我说。这几年江左盟有十三叔和甄平坐镇,我才能放心留在金陵陪你。我名义上毕竟还是江左盟的宗主,销声匿迹了三年,两年前才在江湖中露脸,有些事还是得由『梅宗主』出面才行。」

对方冷冷哼一声,梅长苏心说这表达的是:朕知悉,你就继续说到朕满意为止。摇头笑了笑便继续试图说服他的皇上,「你放心,这趟回去我会带着飞流、黎纲一起,不会有危险的,景琰,你要相信我。」

不晓得是哪一句触动了他,萧景琰的神情顿时有些复杂,他也看不明白,两人一时无话。

也不知是谁先叹的气,萧景琰走过来,将他冰凉的手指捂在胸口,「你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拦你岂不显得我无理取闹?」梅长苏就在心里先松一口气。「陪我跟母亲用完晚膳再走……不过这么一来赶不上出宫的时辰,你今晚就留宿宫里吧。」要是还不肯,你就别想出门了。

梅长苏无奈,萧景琰做了皇上脸皮还真厚,说得这般理所应当,让他都不忍拒绝。看着那人吩咐宫人下去张罗,眼里都带着笑,梅长苏突然就生出了一点反抗的心思,对方存心推迟他出门的时间,他自己往后多加一天便是了,反正到时天高皇帝远,他也不能拿自己怎么着。


回去江左盟,是为了一笔生意,对方是合作多年的老友,算起来是梅长苏的长辈,顽固的性子是江湖出了名的,告诉甄平非要他们的梅宗主亲自出马,否则他不肯轻易签了这条水路的合同,梅长苏是踩着约定的日子启程。趁着这个机会,顺便与久久未见的江左各舵舵主见上一面,几人多是赤焰旧部出身,那份共同出生入死的革命情感自是不需多言,如今冤案得以昭雪,当年的年轻小伙,有的成为几个孩子的父亲,有了自己的家,梅长苏不只一次想过,倘若父亲还在,见到赤焰军以这样的方式传承下去,或许也会感到欣慰的罢。

这一离开几日,梅长苏才发觉自己小瞧了萧景琰。从来不知道萧景琰这人腻起来是这么腻人法,去程还没事,只是从抵达江左盟的隔天起,每三日传一封书,也不晓得是皇宫的信鸽吃饱没事,还是大梁河清海晏,他皇帝老大闲得发慌。信里也没写什么特别的,通常只寥寥几句,写的大约不出几种:「母亲今日念起小殊,说我们景琰就是太闷了些,后面喃喃说的几句听不清,母亲也不肯说」、「熙儿说他想先生,问朕的先生什么时候回来给他讲故事,还嫌父皇的故事没先生说的好听」、「今日下朝,战英提醒朕注意表情,大臣最近团购起琅琊阁的护心丹,看上去是蔺晨的手笔」……看着端正的皇帝手书,想象他正正经经在皇帝的书案上写的这些日常琐碎,熨的心头都是暖的。既然没有明写,梅长苏就当那人没来催,事情办得差不多,寻思着多留了几日,才打算动身回去。

最近一次书信,笺纸上只一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走走停停的也花了不少时间,回到金陵附近已是十日过去,天色暗得早,城门口却还灯火通明,路边一乘他眼熟的马车,前头驾车的车夫,可就不能称是眼熟了。「……列将军,你也让他这么胡来。」「苏先生,请。」这么一折腾,里头坐着谁还需要猜么。


金陵城还有些初春的寒意,梅长苏手里抱着暖好的手炉,靠在人怀里,听着那人低沉震动的笑声,出门一月余,却是此刻才有点实感。

「都说苏先生高才,怎么不明白朕的意思呢?」

长苏,今日走出殿外,发现路边的花已经开了,你也可以缓缓回到我身边了。


── 完

---

繁體版

這次的封面設計也感謝蒼,印卡的時候也曾想過繡球花,雖然最後還是選了別張,看到封面的繡球花只能大喊心靈之友XD

感謝大大場次前一天上台北還要陪我送印(然而我打發你去附近逛街結帳),謝謝辛苦的千業謝哥謝姐還有其他哥哥姐姐大力幫忙,感謝有你們,這次超突發的無料才能順利完成

另外紅包場太近了,臣妾真是辦不到、辦──不──到──


评论 ( 5 )
热度 ( 44 )

© 八月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