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雨

瑯琊榜 | 靖蘇
全職 | 葉橙 韓張

Taiwan

月出 (靖蘇)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


每年至少一月,梅长苏得向梁帝告假,回江左盟处理积累的盟里事务,平常盟里大大小小琐事,甄平已办得十分妥帖,又有琅琊阁暗中相助,近几年梅长苏回去最多也就是押个印,少数几件比较棘手、请十三叔亲自出马也摆不平的事儿,才会出现在宗主书案前。

梅长苏这次决定留在京城不走,本已交代黎刚带回他的口信,率江左盟各舵舵主选出新一任的宗主,谁知黎总管不但不肯,还说要和宗主一起留在金陵,否则他不能安心。

梅长苏于是亲自回盟里一趟,召集各舵舵主商议此事,不知为何故,江左盟的重要干部此刻分外有种同一阵线的气势,似乎对于他们的宗主决定在金陵定居这事儿特别忌...

2017-09-20

蜉蝣 (靖蘇)

写写停停,几次虐得自己写不下去

---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


〈蜉蝣〉


梅岭的风雪停了,火光也熄灭时候,天地间寂静下来,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有一阵古怪声响,彷彿自很远的地方而来,有时又近在耳边,象是某种虫群振翅,渐渐那个声音被放得极大,密密地覆在上头,在接近死亡的恬静之中,他能感觉它们正为从天而降的食物鼓譟起来。

它们开始啃食他的肉身,他感受不到疼痛,只陷在雪里难以动弹,猜想这具躯壳或许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一时间他也分不清,是生命被灼烧更痛,还是在这冰天雪地里,迎接盛大的死亡更心冷。

为了保全他,父帅扛着朝他落...

2017-07-21

嫌疑人X的獻身(觀後)

補完delay很久的嫌疑人,未曾拜讀過原作也沒看過日版電影,純粹是為了看凱哥去看的(耿直如我),王凱飾演的唐川,菁英的氣場非常強大,西裝幾乎沒有重覆過一套 如果跟我是一樣的理由去看電影應該會很歡喜

趁著記憶還鮮明的時候記一些感想,以下簡單列點,會提及劇情相關的討論,若是怕被劇透請慎點 :D


  1. 不知是否我濾鏡故障,張魯一出場的瞬間覺得他好像胡歌哈哈哈(比較頹廢的那種)

  2. 電影的節奏比較緊湊,色調和畫面蠻喜歡

  3. 陳婧出場的地方陽光燦爛,隔壁石泓的房內昏暗沉沉,某方面也表現了兩人的關係:陳婧是石泓生命中美好的陽光

  4. 唐川教授演講的時候好帥...

2017-06-19

彤弓 (琰殊)

萧景琰 林殊

致他们美好的少年岁月

以前兴起于东海沿岸的商贾,大多是海盗出身,后来全数归顺朝廷,大梁的海上贸易兴盛,贞平年间,海上丝路已臻成熟,这条商路途经南海诸国,最远可至中东各国。再说回那一群大商人,他们特别擅长海上的营生,每日从停靠泉州的商船赚进大箱大箱的银子,多年来已然成为当地新一派势力,甚至有自己僱的一批武人,实际上与民间自筹的军队并无二致。

当今圣上远在金陵,若是与他们攀好关系,有时比皇帝的圣旨还好使,连民间商船进港的时间都得看他们的面子,私下收受钱财的事迹时有所闻,在临海各州名声极差,原以为这些商人只是本性贪婪,并不构成什么大威胁,谁知竟暗中召集各路好手,挟持地方...

2017-06-15

风雨 (靖蘇)

一句隐晦的车

---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风雨〉


金陵一日,朝堂休沐,午后雨声正急,不宜出门,苏宅内昏暗如夜,有贵客披雨气而来,当夜留宿宗主房内,天未明时便踏着晨凉离开。

                            ── 题记


午后金陵城下起难得的大雨,雨水落下屋檐,湿漉漉地泼在外廊,庭院门前在雨幕之中模模糊糊,这天气实在不宜出门。细密的雨声将那句喃喃自语掩了去,室内昏暗如夜,偶尔被闪电映得满室苍白,梅长苏睡意绵绵,也不知是何时睡去,有谁在他的书案旁点着一盏灯,待他悠悠转醒,就着暖黄灯光,继续手边读了一半的文集。...

2017-06-01

蒹葭 (靖蘇)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


少有人知晓,萧景琰也是黎崇老先生的得意门生,祁王和林殊当年在金陵那都是才名最盛的才子,他站在一群才子中间,即使是桃李遍及宫墙内外的鸿儒,也未必能一眼看出他的资质,萧景琰也不在意,照样读先生给他的文本,偶尔被迫偷偷帮林殊罚写策论,比起在朝堂之上往来答辩,关起门来摆弄权术,他所想的却是兵法了然于心,待到有一日,皇长兄成为贤明的好皇帝,他便与林殊一起驰骋于各方战场,人生快活至此,夫复何求。

黎老先生终究察觉这位七皇子的不同之处,知道他爱兵书更甚于治世之道,并未禁止他看兵法,只要他把治国经典...

2017-05-14

东门之杨 (靖蘇)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昏以为期,明星煌煌。

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晢晢。


〈东门之杨〉


大梁宫里敲钟三更,御书房还灯火通明,年轻的皇帝在案前坐得挺直,有小太监抱着小山一般的奏折出去,皇上从掌灯时候一直忙碌到深夜,彷彿一点不感到疲倦,贴身太监端上太后做的百合汤,他吃得碗底干干净净,随口问身边的小太监什么时辰,那孩子答得不慌不忙,他才想起这么多人跟着他熬夜,于是唤了总管高明过来,准备看完地方呈上的奏折就休息。入夏不过二十余日,江南数个州郡传来水患急报,皇帝下午召工部、户部大臣进宫,打算派工部擅长水利的专家前往治水,户部调拨库银粮仓,共同投入赈灾。江左一带今年雨水颇丰,几年不...

2017-04-19

一盒蛋糕引發的血案

前幾周在公司開團團購布丁蛋糕*,今天早上到的貨,分裝到一半,老闆緩緩走進辦公室,跟幫忙發貨的同事一探聽,果然被老闆發現我們在發"禮物"。我靈機一閃,這不正好我嘴饞多訂一盒,趁中午拎去老闆座位。

我: (感冒口罩中) 老闆,這是我們團購的,有多訂一盒給你。

闆: 既然是團購的,我還是要付錢啊~ 

老闆大笑並掏出鈔票。

闆: 我知道你說多訂一盒是安慰我~下次公司有團購,先幫我算一個,東西到了你發mail給我啊~

我: 真的是多訂啦! (不客氣地收下了)

同事A(被我拖下水來逗老闆開心): ...

2016-12-15

喜雨 (靖蘇)

前言:稍微带到 望春 背景设定,大致不影响阅读

无料配布 for CWT44

---

感謝紅心,感謝評論 (比心

---


「陛下。」

「长苏,你又叫错了。」

梅长苏此人,做为江左盟的宗主,能言善道自是不在话下,如今,每每在这位年轻的皇帝这儿败下阵来。只怪自己,那年假死欺人太过,瞒得上天下海,最亲近的人都被他蒙在鼓里,偏偏过不了这人的一片深情。

前年的金陵城暗潮汹涌,皇后柳氏在宫里中毒病故,在朝中已是公开的秘密,犯人还直指皇后的娘家,柳家历代贤臣辈出,自然受到不小的打击,尤其柳家的大家长柳澄,最疼爱的孙女儿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据说一夕之间都老了...

2016-12-12

瑯琊榜靖蘇小說無料〈喜雨〉

「都說蘇先生高才,怎麼不明白朕的意思呢?」

──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蕭景琰 x 梅長蘇


台灣 CWT44(12/10-11)限定

攤位名: (L41) Chemical Zombie.


規格:A4對折+小卡乙張

設計: @Schoko_蒼 


---

這一場本來只打算在攤位上蹭吃蹭喝,誰知道前幾天被一首歌給打臉,一回神已經寫完排完,感謝蒼這次百忙之中來陪我開小差XD

稍微帶到 望春 背景設定,大致不影響閱讀,就是個君臣曬恩愛的故事。


(場次結束後公開全文)

2016-12-09
1 / 3

© 八月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