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雨

瑯琊榜 | 靖蘇
全職 | 葉橙 韓張

Taiwan

情人節 (葉橙)

看了看上次更新的日期,其實我是不是直接改雙月更比較好 (要點臉!


***

葉修一個懶癌重症的人,其實日子算得比她還精。

那年榮耀剛剛開放第一區,哥哥和葉修天天往網吧跑,生活開始有點起色,假日蘇沐橙一個人在家,她做完功課,洗衣服擦地倒了幾天份的垃圾,又自己拿了桌上哥哥留的零用去繳水電費,回家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她看到帳單上頭的日期才想起自己今天生日,蘇沐橙在心裡對自己說生日快樂,決定不要提醒那兩個最近忙得昏天黑地的人。

『……沐橙、沐橙,起來別在這睡,』有人把她搖醒,動作意外地溫柔,她聽見那人說『下次這麼晚別等了。』

叫她的是葉修,大約自己晚飯吃完就趴桌上睡沉了,也不曉得睡了多久,她隨口嗯一聲,揉著眼睛問他哥哥呢。『妳哥還有事忙,不放心妳晚上一個人叫我先回來。晚飯我們外面吃過……是是吃的是網吧的泡麵大小姐妳別瞪我。』

大型網遊要開荒就是跟時間拼手速,兩人幾乎連睡眠的時間都省了,真撐不住才輪流回家休息,三餐問題更不用講,原本葉修還想一句話帶過,看著姑娘無語地從小廚房端出兩樣菜還有白飯,只得摸摸鼻子也鑽進廚房拿碗筷,一起生活的時間說短不短,這麼點事自然瞞不過她。蘇沐橙看著葉修餓鬼投胎的模樣簡直不想說話,卻還是被他從褲袋摸出的一張薄薄物事吸去注意力。

葉修邊吃著邊口齒不清地說什麼今天小姑娘生日,這帳號卡給妳。語氣挺像平常他跟其他大神開嘲諷那會,只是內容完全不是一回事:『沐秋的意思是妳想做什麼他都支持,我倒覺得妳來看看也好。』

蘇沐橙的視線從帳號卡回到葉修身上,而他好巧不巧也停下扒飯的動作看向她,於是她隱約有底,葉修這是把一題選擇擺在她眼前,然後,選項一下清晰起來,她確信自己讀懂了葉修的眼神。蘇沐橙低下頭假裝研究卡片上的圖案字樣,忍不住微笑起來,幾乎能感覺到對面那個人的緊張。


跟著哥哥和葉修打榮耀是什麼樣的概念,即使在真正接觸榮耀之後,蘇沐橙都沒有太清楚的認識,當然,也並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一位職業選手。跟在後頭跑龍套的時候,各路大神都見識過,她自認不是那種把遊戲看得跟人生一般重的玩家,葉修也只說她意識不錯,除此之外就沒提過更多。她不只一次想過,如果哥哥沒有離開他們,自己會是什麼樣子呢?也許偶爾上遊戲陪哥哥他們下副本,或者半夜跟其他公會搶BOSS的時候為他們沖杯熱茶,至少,一定不是現在的電競選手蘇沐橙。

或許從此會走上一條完全不同的路也不一定。當答案出現在腦海,好像就發了芽生根在心裡的某個角落。應該會很辛苦罷,但是只要和他們在一起,就一點都不可怕了。

哥哥剛走那幾年,有時候她哭著醒來,清晨的空氣冰涼得她再也睡不著,閉上眼都是最後在醫院裡哥哥沒有血色的臉。戰隊剛成軍不久,葉修幾乎忙得睡在嘉世,她看見葉修疲憊卻明亮的眼光,知道他把悲傷都留給自己了。也知道那個人家裡有個弟弟,做哥哥卻是從照顧她開始學起的,別看葉修好像做什麼都有模有樣,其實不怎麼懂得照顧人。蘇沐橙初經來得晚,那一次她痛得在床上起不來,他竟然知道煮紅糖水,可惜理論有了還得實踐,傍晚他從俱樂部趕回家,進去廚房好一陣沒出來,不知道在搗鼓些什麼,到後來,整間房都是紅糖的焦香味。她想像那個只會煮泡麵的人在廚房手忙腳亂的模樣就想笑,心裡頭一股暖意,熨燙在脆弱的眼角,肚子好像也不那麼疼了。


那個時候,她跟自己約定,以後不論再苦,都一定要把快樂的蘇沐橙留給他。

唯一沒達成成就的兩次,一次是葉修退役,一次自己也離開了嘉世。

過去的她,只想著躲在那個強大的背影後頭,覺得自己安全了;直到眼睜睜看著葉修交出一葉之秋,與他的分離來得措手不及,一股撕裂的痛近乎瘋狂地湧上——那一瞬間,她彷彿還是那個在手術室外哭得不能自已的小女孩,而當年那個壓抑著巨大悲傷,把懷抱借給她的單薄少年,已經自顧不暇卻還在為她設想。

她漸漸冷靜下來,浮現腦中的,是自己決定成為職業選手,開始只知道解任務跟下副本,對裝備素質什麼都還懵懵懂懂,葉修就手把手地教,當時,他們公會裡有個槍炮師玩得特別好,被葉修拿來當教學材料,從武器到技能點配置一路點評,講得是一無是處,評完那旁聽的槍炮師已經哇哇叫找葉修掐架去了,蘇沐橙也驚呆了。

之後她練級途中遇到問題,就私信問人在俱樂部的葉修,有時兩人在私頻裡討論得熱烈,另一頭野圖BOSS當然也沒擱下。對面藍溪閣的索克薩爾還是魏琛,見這頭嘉王朝安安靜靜就把BOSS拉走簡直不能忍,上世界頻道吼一葉之秋你有了妹子還不放BOSS一條活路有沒有天理啊!看沒看見我們這些舊人都在哭啊!整個猥瑣得亂七八糟,想當然引來一區其他宅男跟著下頭點火,然後,一行恭喜嘉王朝成功擊殺BOSS的跑馬燈,又引爆另一波咒罵聲。

蘇沐橙光回想這些片片段段都覺得好笑,但當時除了變強,好像就沒辦法考慮其他,玩榮耀的初衷其實很簡單,為什麼自己會忘記了呢。

幸好來到興欣的時候,她已經把自己準備好了——可能也不是準備得那麼完美,畢竟偶爾在場上見到一葉之秋,心裡還是多多少少會產生一些異樣的情緒。

剛剛復盤結束,唐柔約她去附近小巷的甜點店,大概看出她對戰隊現況的急切,其實並不太明顯,還是被那姑娘發覺了。平常不太說心裡話的姑娘先是沉默了一會兒,才一句一句道來,她說,現在的沐沐好像會發光,讓她很期待有蘇隊長帶領的興欣,『雖然現在沒有葉修坐鎮,但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妳的後盾,希望沐沐不要失去自信哦。』

這或許是一個戰隊的隊長,所能收到最珍貴的回應了吧。蘇沐橙感動之餘,聽到姑娘接著說,「還有一件事,果果說今天情人節,晚上給大家放假,就算是蘇隊長也不能偷偷加班的。」唐柔假裝嚴肅的語氣讓她忍不住笑,然而,看到開門走進店裡的人……!

……

蘇沐橙想自己的表情大概傻得可以,原本坐在她對面的唐柔已經笑著在她殺人的眼光下成功下場,正好,這不還有個新箭靶給她瞄好準星。

「我記得上禮拜有個人告訴我,電競總局把他派去美國訪問,後天才能回來的。」

「……我錯了還不行麼蘇隊。」

然後說起他甫到美國發現不對,趕緊丟下那群抽號碼牌找他PK的外國人飛回來,最末感嘆都是些什麼事啊這。蘇沐橙本來也不是真的生氣,看這人風塵僕僕,不用想定是從機場直接過來的,只覺好氣又好笑。其實,還是有點心疼他的吧。

「唐柔說晚上戰隊休假是吧,我們吃飽了再回去嚇嚇他們?」

蘇沐橙就笑,「好。」



—— 完


***

最近正在體驗宅男的生活(題解: 打電動),不得不說網頁遊戲的生命週期挺短,伺服器開開開,玩家也跑跑跑,還好遇到一群不錯的小夥伴,幾乎不課金的人竟然已經買好點卡standby......太促咪啦


评论
热度 ( 19 )

© 八月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