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雨

瑯琊榜 | 靖蘇
全職 | 葉橙 韓張

Taiwan

Cosmos Voyage (錘基)

MCU / Avengers: Infinity War 衍生

原創人物提及

Mpreg 生子提及



"Brother, I assure you.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Loki眼前一片静止的白,在那瞬间他无法感知任何事物,骨头碎裂的声响、燃烧与死亡的气息都已远去。

回顾邪神在宇宙历史上的种种事迹,这或许是他最接近死亡的一次,他自问,除了模样不算太好看,毕竟被活活掐死可称不上体面,除此之外,他没有什么好挑剔的。

如此一来,Loki想,他欠Thanos的可算还清了。唉,Thor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不论有没有交出宇宙魔方,Thanos都不可能让邪神活命,甚至他很清楚用什么东西威胁Loki最有效──在这个他和Thor失去所有他们能够失去的,只剩下彼此的时刻,要是他不肯就范,Thanos绝对会毫不犹豫让Thor死在他面前,然后把这个Prince of Asgard交给他的Black Order,那些家伙有很多方法能让小王子生不如死。

Loki在心里叹一口气,他的brother可真傻,要是他能收起他无用的愤怒与悲伤,好好冷静一会儿,想想另一半的Asgard人民还在等着他,等他们的新王带领他们在新的土地上重建家园,他就会知道,活下来是最重要的事。Thor会成为一个好国王的。他知道他会的。

他受的伤太重,连转头看看他那个此生又爱又恨的人也办不到,但他的脑子仍动得飞快,邪神有些戏谑地想着,其实Thanos是个近乎文艺的理想派。毕竟在他一千多年的生命里,主张杀戮不分贵贱一律平等的“仁慈”反派可不多见,你看,对Loki这个过去的盟友,Thanos还不忘留他一口气,让他和他的哥哥告别。

他听见Thor喊他的名字,像伤重的兽在哀鸣,还能感觉自己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然而他的心跳只是只蝴蝶,连趴在他身边哀悼的Thor也没能察觉,滴在手背上的雨水十分灼烫。Thor,你又为我哭了吗?如同以前在Asgard、或是你所牵挂的Midgard,那些雷声迭起的白昼黑夜,雷电后头尾随而至的暴雨。

从小到大,他天真的brother被他的谎言欺骗的次数多不可数,而每一次Loki感到后悔的时刻,他就在心里告诉自己,下一次,等他再骗到一次Thor的眼泪,他会把自己用爱与滚烫鲜血浇灌的心交给对方。

Loki在跟Thor玩一种只有两人才懂的游戏,他会说这就像他们小时候常玩的Get help,两个人不论在哪个时空,任何时候都能从这个游戏中得到乐趣,近千年以来乐此不疲,可惜,他再也看不见Thor为自己哭泣了。

并不陌生的巨大能量笼罩整座飞船,在爆炸将他们分开以前,Loki在指尖聚集了仅存的魔法,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把戏,此刻也是一个祝福,藏在他深爱之人大海一般的眼中。

亲爱的brother,为了Asgard,为了你所爱的人们,最后,为了我……你可千万好好活下去。

宇宙再一次静静迎来了平淡无奇的死亡,以及随之升起的新生。


Loki睁开眼,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他做了梦,梦到他被困在一个冰冷的金属块里,场景太过真实,他差点忘了呼吸,然后他接收到Frigga温暖的目光,记起自己是在Frigga的花园里,他本来在读一本关于时间的魔法书,读着读着竟睡了过去,“……抱歉,母亲,我竟然睡着了。”

这里的每个白昼都受阳光眷顾,他彷佛回到小时候,只有他和Frigga,母子二人在花园里喝下午茶,一起阅读魔法典籍,就只是静静地度过无数个美丽的午后。他很喜欢这些宁静的时刻,即使他从未向人提及,成年以后,更多时候Loki和三勇士四处闯荡,有时Sif也会一起结伴同行,邻近的国度都曾有他们的踪迹。他已很久没来过母亲的花园。

年轻的神目光闪烁,头垂得低低的,听他的母亲轻轻一句,我的Loki已经长这么大了,趴在我怀里睡着好像还是昨天的事。Frigga温柔地抚顺他睡乱的黑发,告诉他:“我的孩子,不论那个恶梦来自哪个时空,都会过去的。”

三个月后,Loki Odinson以Odin的名义,奉命前去Svartalfheim边境平乱,战事很快平息,Loki在战场上用魔法创造的大型幻境,让Asgard未损一兵一卒,胜利来得轻而易举,为了庆祝他的儿子凯旋归来,Odin命人在皇宫最奢华的宫殿设宴,宴会持续了整整十日。

众人当然不会放过这场胜利的大功臣,宴会才刚开始Loki就被大伙一轮接着一轮的啤酒给灌晕了,直愣在他的位子上傻笑。本来坐在旁边的三勇士,Fandral早已不见人影,不知又跟哪位贵族小姐躲起来说悄悄话;Volstagg一把抢过侍女手中的酒壶,在侍女的惊呼声中把那壶酒喝得一滴不剩;平时寡言的Hogun,则一直对着他身旁纯金打造的柱子说话说个不停。

金碧辉煌的宴会厅在他眼里转着圈圈,这么看着看着,竟有种泛黄黯淡的错觉,Loki总觉得自己见过更加闪耀的金色,却不记得是在哪里见到。

Loki开始频繁地作梦,在一个又一个梦里,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那个人有着一头比阳光还要灿烂的金发,总是穿着银白的铠甲和红披风,温暖得他不自觉想靠近,有时他就近在眼前,踏着金色的阳光而来,更多时候他在世界的另一头,随着一束束阳光穿过Loki灰暗的梦境,遥远地发光。有几次,他眼睁睁看着对方鲜红色的披风从眼前溜走,他想叫他停下,想要喊出那个只是想起就要落泪的名字,然而那个如咒语般强大的名字,从未成功出现在他的银舌头上。

从层层叠叠的梦醒来后,Loki渐渐察觉出怪异之处。

Odin已过全盛之年是不争的事实,这些年在国事决策上也渐渐依赖他的爱子──那个九界无人不晓、时时显露出聪慧锋芒的年轻王子。某天,Loki偶然误入父亲Odin的藏宝库,在那里见到冰霜巨人的神物远古冬棺,他直觉这不是他能碰触的存在,如今父亲已将一部分的国事交到他手上,他不愿为了无谓的好奇心,破坏父亲对他的信任。

就在Loki转身离开之际,他的耳边出现了一个从未听过的声音,苍老的低喃破碎在空气里,伴随着邪恶的嘶气声,彷佛来自死者之国的呼唤,那个声音反覆说着:”Loki……卑鄙的Odin欺骗了你……让冬棺拆穿Odin的谎言……你是我们的一分子,Loki……Laufey……”

当Loki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冬棺前,碰触到冬棺的指尖,竟变成了冰霜巨人的深蓝色。他犹在震惊当中,便被带人赶来的Odin拉开,Odin深深看了一旁被架住的Loki一眼,冷冷地下令:“把王子带下去,在闪电宫闭门反省。”

Loki被关在他的宫殿里反省七日,到了第八日,当闪电宫的大门在Loki眼前再度敞开,三勇士和Sif就等在门外。

几名友人带他去宫外一处隐密的酒馆,暂时地逃离Odin布在宫中的耳目,他与三勇士和Sif谈及那天发生在藏宝库的怪事。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几天后,一行人悄悄地潜进了Jotunheim,甫一踏进Laufey的领土,他们的行踪便被狡猾的冰霜巨人所掌握,Laufey显然是打算抓住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Asgard年轻贵族来威胁Odin,最终靠着Loki的银舌头与Laufey周旋,一群人侥幸得以全身而退。回Asgard的路上,其他人还在热烈讨论方才的种种惊险,只有Loki隐隐地感到违和。不是这样的。Frigga曾与他说过,神的梦都是预知梦,而在他的梦里,还有照亮半面天空的雷电,与一个在巨人之间大杀四方的背影。

存在心中的疑虑挥之不去,Loki以他的梦境做为通道,试图与世界之树产生连结,但都以失败告终,很快地,他的加冕仪式就在眼前。仪式当天,Loki穿着深绿色镶了金边的礼服,一个人等在金宫的布幕后头,听着外头鼓噪的欢呼声,隐隐感受到日光的炽热,今天是属于Loki Odinson的日子,他却有股难以言说的失落。

Asgard人民陪着他们未来的国王,在亲人好友的簇拥与欢呼之中,一路往彩虹桥前行。Loki的心里空落落的,彷佛再也装不下别的事物,眼前的彩虹桥在阳光下光彩夺目,在这美好得心碎的时刻,他终于与梦里的阳光重逢。”Loki.”那个人呼唤他的声音像隔了一团雾,温柔得不像现实,他从未听过对方用那么轻的语气念他的名字,他也终于记起了对方的名字:“Thor.”当Loki说出这个字,它彷佛就是一句真正的咒语,原本围绕在他身边的人们静止下来,脸上都带着释然的笑意,像水池里的涟漪,一圈一圈渐渐退后散去。

Loki这时才记得回头,看着他深切思念着的母亲来到他面前,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Frigga说,“Loki,快回到你哥哥身边,他需要你。”Loki已哽咽得说不完一句话,母子相拥而泣,Frigga轻轻擦去他脸上的泪水,身旁不知何时站着他们的父亲,在Loki的眼中,父母的轮廓在仙境的阳光下渐渐模糊,他们的母亲说:“别哭,我的孩子,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

两位神祇就这么站在英灵殿外,目送他们的子孙离开。


难民船被Thanos引爆之后,他和Thor被爆炸的波动弹开,万幸他没有撞进附近的小行星群,否则再见面的时候,可能连他的brother都认不出他来。Loki被一艘路过的飞船救下,带回一个名字十分陌生的小星球──“欢迎来到Magi。”把他带回来的旅行者是这个星球的居民,发色是微妙的半金半黑,他的身高与Thor相当,看上去年纪很轻,或许是时常在星际旅行的缘故,那个人意外地挺好客,他让Loki叫他Magni,“上次去地球旅行时交的女友取的,我们交往了一个礼拜。”Magni似乎连邪神的名号都没听过,见Loki的身体状况没大问题,便让他自由进出自己的住所。

Loki走到外头街上,这个星球的人民看上去与Midgard的人类差别不大,他们穿着各色各样的长袍,唯有眼睛的颜色像琉璃一样流光溢彩,此刻他们眼神惶惶,对他这个外来者并未多所关注,他从星球唯一的新闻频道上,得知宇宙一半生命消失的消息,于是他明白Thanos终究成功了。

留在Magni家休养期间,对方向他说明这个星球魔术的起源,Magi星的中心,以一种他从未见过的“魔术”运行,他的伤也是被这个魔术所救,他醒来的时候,脖子上原本致他于死地的伤痕竟然凭空消失,他几乎要怀疑Thanos只是脑子里产生的幻觉,然而他的身体还记得曾经历过的一切苦难,才醒来便直接进入了阿萨神族的修复机制,以致刚来到这里的时候,Loki陷入睡眠的时间比醒着还多。

当时Magni也有接收到Asgard难民船的求救讯号,他的飞船设备条件并不十分充裕,本来没打算理会,但他的飞船经过漂浮在太空的Loki时,侦测到微弱的生命征象。据Magni的说法,他在飞船上先用了一种紧急魔术稳定Loki的生命,然而这项魔术的运作模式,与Loki过去在魔法书上读到的全然不同,“这么说吧,你可以想像我们将你的生命暂停在濒死那一刻,然后用更大型的魔术将你的体能回溯到上一个正常模式,这或许就是你所说的'复原'?如你所见,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进行这项操作,因此在我们的观念里,并不存在所谓的'医疗',我们也不需要'医生'。”

至于代价,没有什么事是不需要“付费”的。Loki这么想的同时,意外发现这似乎是他在Midgard学到的新知,他也开口问了,只见Magni的脸上亮起一种神秘的笑意,他是这么回答的:“Magi星的人没有来世,我们只有现在,所有该还给这个宇宙的终会到来,从死亡的那一刻开始。

每一个使用魔术的Magi人,都要在魔术协会完成宣誓,誓词最后一句,把自己的力量用于行善,贡献这个世界。我花了人生大半的时间到各星系观光,没有那么远大的抱负,不过Loki,等你回到你的爱人身边,帮忙宣传一下,我们上头负责管星际外交的家伙实在太不积极了!”


Loki是在某一天午后发现自己腹中的小生命,他几乎能肯定,这个孩子是他们从Asgard离开前往Midgard的路上,他与Thor的那次情事来的,要不是Thor当时得在飞船上仓促登基,他们说不准能在床上厮混到这一切变故之前。这段关系从他们各自成年以后就存在了,神的一生漫长得凡人难以想像,他们总会因为各种神奇的理由分开,又会在某些特别无趣的场景之下复合,把这些故事收集起来,大概能写成Loki前阵子十分热衷的舞台剧,还可以一连上演三部曲。

当他与Thor为Asgard而战,他们的孩子在他的肚子里成形,甚至在飞船爆炸时,爆发神力保护了垂死的母体,现在它就安然地睡在他身体里,传来的回应如此微弱,它的生命力却强韧无比,它是新的阿萨神族,注定要成为全新的神。

如今的Loki不同于以往,除了身体上的变化,第一次他感叹血缘原来是这么奇妙的事,他能感应到孩子的另一个父亲还活着,所在地指向他们与Asgard人民原本的目的地。他还没想好该如何告诉Thor这个消息,以前Loki从未把这种事放在心上,他根本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父亲,然而当这一切确实发生了,Loki发现他并不如自己所想的排斥,Thor大约也不会反对,他还挺喜欢小孩的。现在他想与他孩子的父亲待在一起,他没考虑太久,便决定要去Midgard。

他向Magni提起此事,对方皱着眉头看他,似乎在思考长途旅行对有孕人士的安全性,但他只迟疑了一会儿,就十分爽快地答应载他一程。

考虑到乘客的特殊情况,这趟旅程避开了大部分时空跳跃及虫洞,并且船长严禁乘客随意使用魔法,因此他们多花了些时间才抵达目的地。到纽约的时候,当地时间刚过半夜,这座城市与Loki记忆中的模样差异甚巨,城市的人造光只亮了不到一半,街上一片死寂,仍然能看出灾难过后的痕迹。

Loki让Magni降落在复仇者基地附近,自己则从基地正门走进去,有个自称Friday的女声引导他来到Avengers平常活动的大厅等待,Loki把双手覆在自己还不太明显的肚子上,那儿传来回应般的略高温度,在稍稍放下警戒的同时,感到一股说不上来的疲累。

先出现的是这个时间还在工作室里忙碌的Tony Stark,他在Loki走进基地时收到Friday通知,这位前反派的临时造访让他不得不暂停手上的工作,又在Friday告知他Loki的全身扫描结果时睁大了双眼,等他亲眼看到Loki带着前所未见的光辉坐在客厅里,天才的大脑不合时宜地跑过某些以家庭伦理为主题的肥皂剧情节。

“你看起来在想很失礼的事,Stark。”未能先见到Thor让Loki有些失望,但这并不妨碍他问候这位“老朋友”,出于某种直觉,他相信对方不会伤害自己。

Tony看着对方难得显露出的疲态,决定把大部分调侃的话留给另一位准爸爸,“我们也不必来很高兴见到你那一套了,Loki,不得不说,你出场的方式可真特别。

Thor和Cap明天会从Wakanda回来,我想Thor应该不介意你先使用他的新房间。Friday,带我们的贵客去休息。”“是的,Mr. Stark。Mr. Odinson,请跟我来。”


阳光从窗外照进室内,Loki从床上缓缓坐起,他睡得不算好,这个崭新的房间里没有Thor的气息,只有书桌旁一个小小的锤子模型,Loki想,现在真正的雷神之锤也不在了。昨晚Stark提到了Wakanda,那是Thanos来到地球的主战场,他可不想管那些Avengers集结之后要做什么,他的情况也不允许他像以前那样以身涉险。

他有点饿了,学着Stark昨天的方法,朝房间角落喊了Friday,昨天温暖的女声再次出现,她礼貌地询问他早餐需要什么,还体贴地提供了几种菜单方案,请他待会前往用餐。Loki正要起身下床,就听到一种低沉的机械声,他往窗外看,一架昆式战机正降落在草坪中央。

当他缓缓步入大厅时,先是感受到在场Avengers的凝重气氛,没有战后重逢的欢乐对话,甚至在发现他的到来时,更加屏息戒备着。”Loki?”那个以为他死透的brother除外,他甚至还给了Loki一个紧紧的拥抱。

他在Thor重重抱上来的时候紧张了一下,看到站在对面的Tony Stark幸灾乐祸的眼神,谎言之神只能叹气,试了几次才把黏在他身上不肯放手的brother推开,然后握着雷神那充满力量的右手,覆在他温暖的肚皮上。Thor的脸上闪过受伤、疑惑,又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接收到他笃定的目光,他的哥哥应该发现了那团纯粹的神力,试探地轻声问他:“Loki,是真的吗?”

他轻轻点头,笑着告诉他的哥哥这天大的好消息,“是,我很确定。”看见爱与喜悦点亮眼前这张他恨了半生,还要用这一生剩下的时间深深爱着的脸。


Tony Stark看着这对深情相望,根本忘记还有观众在场的男主角,忍不住笑出声来,旁边的Cap无奈地看了看还在定格中的其他人,拍在Tony的后腰上,小声制止他,”Tony!”Tony回他一个白眼,笑着宣布:

“Now give them a kiss!”



---

繁體版

复联3开场十分钟,Marvel宇宙我最喜欢的角色就死了,我^&*(%&*#*(#......

我和Thor一样相信Loki没死,是以这样的出发点写的,结果不知不觉就往生子的道路一去不复返了(笑哭.jpg),也试着去写没有Thor的Loki会是什么样子,于是有了那段英灵殿的旅程,让Loki好好地和父母道别

关于原创人物的部分,大家都知道Thor的长子叫Magni,虽然没写到这段,但确实是打算让他们用长子的名字纪念这个无私给予帮助的朋友

最后一句Tony的话改编自Thor (2011) 删减片段中Loki在Thor加冕前的玩笑

评论
热度 ( 25 )

© 八月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