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雨

瑯琊榜 | 靖蘇
全職 | 葉橙 韓張

Taiwan

望春‧陸 (靖蘇)

陸、


回到苏宅以后,梅长苏发起低烧,在床上躺了三日才能下床走动,其实热度发散发散也就没事,比起以前的症状实在不算什么,只是黎纲和甄平从前对萧景琰的印象挺差,偷偷在宗主背后暗骂皇宫这都是什么地方。晏大夫不太高兴,看诊完狠狠唸了梅长苏一顿,说些什么身体好个三成就给我开起染坊来了,下次再这样就不准你见他。

梅长苏这回的病倒没让他昏睡,脑子也挺清晰,只能乖乖让晏大夫骂,不过宗主的心情,好像还是挺好的,反正晏大夫说了宗主谁也不准见,就是那个宫里的老大要来也不能放人,人躺在床上乐得清闲,就支使底下的人去查些鸡毛蒜皮儿的小事,这么多的线索一条一条拼凑起来,也算查出一点眉目来。

过几日,蒙挚又来了趟苏宅,看上去十分着急的样子,见到黎纲前来迎接,开口就先问梅长苏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事?需不需要请太医来看看?黎总管,你倒是理理我啊?

黎纲被烦得不行,只回一句待会让宗主自己跟你说吧。于是蒙挚更紧张了,进门跟带兵打仗似的,以梅长苏的说法就是,闹心。

「小殊,听说你病了,身体要不要紧?你这次回来,有没有大夫陪着?」

梅长苏倚着几个软枕,懒洋洋地靠在书桌旁读一册书,听见蒙挚如临大敌的语气,还有些莫名其妙,「我没事,晏大夫说只是着凉,已经大好了。谁告诉你我病了?」

「陛下说的,还命我过来看看。小殊你是真好了吗?莫不是在骗蒙大哥?……你脸色好白啊!」

梅长苏不愿蒙挚担心,但自己跟景琰的事,也实在不好提起,况且有人仗着天子身份,就把蒙大哥派来探病,果然水牛做了皇帝就学歪了云云,在心里骂过萧景琰一轮。

待梅长苏稍稍缓过来,再开口时,语气已十分平静:「蒙大哥,我想麻烦你帮我办一件事。」

蒙挚听他说完,一方面为着宫里的不平静,自己竟一点没察觉,感到有些心惊,另一方面,也理解了梅长苏是想还给逝去的皇后一个公道,不过,理解是一回事,他怎么想都想不通,梅长苏请他办的这个事,与皇后之死有什么关系,「小殊,我就不明白,你这么做是什么用意?我都被你搞糊涂了。」

梅长苏想了一会儿,「现在时机还未到,待事情更明朗一些,自然会仔细说给蒙大哥听。」

正巧飞流进来,看到蒙挚带来的食盒,眼巴巴看着梅长苏,蒙挚发现,笑说差点给忘了,太后娘娘做的点心,让我趁着新鲜赶紧送过来,还说也给小殊身边的孩子尝尝。

梅长苏也笑了,说这几年不在金陵,最想念娘娘的手艺,吃了一块核桃酥,剩下的全进了飞流的胃。蒙挚看着小殊在逗飞流玩,两年未见,这个人好像又有些不一样了,他知自己就一粗人,一时半刻也说不明白,只是记起几年前,小殊回到金陵助靖王夺嫡的时候,那时的他,表面上温和自持,就是在他这个知情者面前,也极少显露出太多的情感,整个人压抑得冷冷清清,为靖王筹谋,事事周到近乎滴水不漏,就连梅长苏本身,都是他握在手里的筹码。

对自己都如此狠绝,但或许连小殊自己都不晓得,他唯一的弱点就是萧景琰,而梅长苏如此为靖王耗尽心血,又哪里是区区一个谋士所为?很多时候,小殊凝视靖王的模样,蒙挚这个在旁边看的人,都替他觉得难过。

不过,现在这样就很好,总算有点人味。


一日下朝之后,萧景琰召蒙挚来商议长林军之事,谈完以后,彷彿随口那么一提,「蒙卿最近到苏宅倒走得很勤,小殊好点儿了么?」

蒙大统领听陛下问起小殊的事,不知为何心里喀噔一下,这位仅仅只用两年,就把登基之后十年的盛景都展开在世人眼前的大梁皇帝,低垂的目光里,有太多道不明的东西,两人之间既是君臣,亦有着共同走到今日的革命情感,虽然如此,蒙挚有时还是难以体察圣意,便语气平常地回了话,然而不知是否察觉到什么,萧景琰的眼神变得十分锐利,蒙挚一阵心虚,觉得要完,正想自己是不是哪儿说错了话,就听皇帝不悲不喜的语气,如同陈述一件平常的琐事,「小殊,在查皇后的事吧。」蒙挚一听知道瞒不过,便一五一十什么都说了,说完低头站在下位,有些不忍见到皇帝现在的表情。

等了一会,只听见一声极轻的叹息。「蒙挚,你陪我去一趟苏宅吧。」



待续

---

繁體版


您的好友 景琰的智商 上線了。

七夕最後一小時也幸福快樂~

评论
热度 ( 22 )

© 八月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