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雨

瑯琊榜 | 靖蘇
全職 | 葉橙 韓張

Taiwan

望春‧叁 (靖蘇)

叁、


金陵城里沉寂两年的苏宅,悄悄多了些生活的气息。

回到金陵不过几日,就有故人登门拜访,梅长苏如今无事,寻思着精神还行,便一一都见了。

当日在军中豫津立了大功,回京以后,行事为人稳重许多,对政事似乎也开始有些兴趣,年少时喜欢拉景睿到青楼听曲儿,现在也不怎么去了,平日里有时跑跑兵部,给部里大人们打打下手,言侯对儿子的转变倒乐见其成,只玩笑说了句没给李大人添麻烦吧?若不排斥朝廷之事,便好好地学。豫津笑着答是,经历过去那些事,言氏父子之间亲近许多,对此,豫津临走前,再一次慎重向梅长苏道谢。接着,便是说起人不在金陵的景睿。

「苏兄,能再见到你,真是再好不过,可惜景睿刚回南楚一趟,还得十天半个月才回来,等他回来一定拎了来给苏兄看看。」梅长苏颔首浅笑,只见言豫津哎一声,都这个时间啦,尚书大人肯定找我了,苏兄别送,我跟着黎总管出门去了!短短几句家常,甚是让人怀念。

蒙挚风风火火跑来那日下午,梅长苏彷彿知道他要来,在书房煮好了茶等他,蒙大统领见那茶水已不烫口,便好像很口渴似的一干而尽,刚好走进来的甄平都被他吓了一跳。

「小殊,你可太不够意思了!你知道陛下有时看着我就出了神,好像在质问我为什么没把你带回来。……你要是想走我也不会拦你,但你得告诉我一声呀,我是真以为你死了!」梅长苏见堂堂蒙大统领一脸被欺负的模样,怕他内心更受伤只能憋着不敢笑,原本那一点感伤的气氛全没了。

梅长苏让甄平再给大统领斟上一杯茶,没有先回蒙挚的话,反而问起他今日是如何来的。蒙挚显然对他的问题有些疑惑,但也老实地回答。梅长苏笑了笑,「既然蒙大哥从大门递了拜帖进来,便是正式登门拜访,全金陵城的眼睛都知道你来我这儿,景琰自然也知道,甚至他是默许你来的,我说的没错吧?」

蒙挚愣住,他想不明白,这件事与自己的问题有什么关系,便等着梅长苏为他解答。「我的意思是,若是当时告诉了你我要走,以蒙大哥的性子,你是瞒不过景琰的。」

蒙挚听完有些窘,小殊说得不错,陛下确实不相信小殊战死,这些年按兵不动,只是因为他没有确切证据,更不敢面对最后查到的,可能只有梅长苏长眠的一块碑。

这么想过一轮,蒙挚无话可说,末了也只是一句「都怪我糊涂,蔺少阁主要带你回琅琊山那会儿我就该想到的。」梅长苏闻言,笑起来有些遗世绝尘的意味,只是不知想到了什么事,神情十分悲凉。

但这股突如其来的情绪,很快又被蒙挚带来的宫里琐事冲淡不少,他从不知道蒙大哥可以这么唠唠叨叨讲个没完。说起陛下平时不苟言笑,一开始朝廷大臣都不习惯,便有些大臣私下偷偷找沈追讨论这事,也不晓得沈大人是怎么跟陛下说的,隔几日的早朝上,陛下突然说了几句安抚的话,反而把一个年迈的大人吓得晕过去,大殿上直接就传了太医。

听说回到后宫也是一样,不过太后和皇后好像都习以为常,上次一家人在花园赏花,小皇子给陛下抱一会便嚎啕大哭,陛下无奈,只好把孩子还给柳皇后,蒙挚和一旁的列战英对看一眼,两人同时低头,假装没看见的样子。听到这,梅长苏忍俊不禁,心说蒙大哥你可算是卖的一手好皇上。

又说到高公公年事已高,太后留他在宫里安享天年。而这位天子军旅生活过久了,也习惯一切亲力亲为,宫里服侍皇上的都是高公公一手调教的,个个伶俐得很,发现皇上啥都自己来,还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合皇上心意,一个一个都跑去高湛那儿哭,惹得高公公哭笑不得。

说起以前,景琰还是太子的时候,大渝战事结束,那时先帝已人事不清,朝廷大事都压在太子一个人身上,每天晚上回到东宫,必定在抄写那一册牺牲将士的名单,每次写到那一个名字,总会哽咽得无法提笔。

梅长苏的目光已不在他身上,迷离之中,落在重重宫墙的另一边,眼里明明含着泪,还要笑蒙大哥连这种事都晓得。蒙挚心下了然,说是列战英偷偷告诉他的,小殊可别让陛下知道。

蒙挚回去了,今晚的夜色凉如水,梅长苏在房里坐了很久很久,思绪深重难以平复,其实,哪里有那么多好想,自己就是这一瞬,很想念……如此而已。



待续

---

繁體版

存稿要發完了,昨天上劍三看外觀,趕稿進度0 [揮手再見.jpg]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八月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