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雨

瑯琊榜 | 靖蘇
全職 | 葉橙 韓張

Taiwan

望春‧貳 (靖蘇)

贰、


而在大梁深宫之中,萧景琰已没有功夫去探究这像与不像的疑问。

下官都被遣在殿外候着,昏暗灯下,皇后细瘦的肩骨,刺痛了榻边的一双眼,只见柳氏在病榻之中行的宫妃大礼,含笑与她的陛下告别。

皇后柳氏嫁入东宫时年方十八,是静贵妃亲自挑选的儿媳妇。这个深闺不出的千金小姐,看似温婉无害,其实堂堂中书令的孙女儿,手段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新帝对前朝的宫中家务事十分憎恶,登基以来,除当年靖王府的两名侧妃,便没有再册立新的嫔妃进宫,于是有些她柳氏善妒的传闻出现,然而皇上镇日忙于政事,她这个事主也不以为意,比起这类莫须有的骂名,柳氏更愿意用她自己的方式,助陛下一臂之力。皇帝是武人出身,行事风格素来雷厉风行,有时难免遭遇群臣反弹,此时比如沈追之类的拜帖,就会选个日子递到皇后这儿来,而立于朝堂之上,新政推行即使偶有声响,最终柳澄一派大多站在皇帝这方。

她为了他,去学着如何做一个皇后,张罗一切明君需要的条件,把萧景琰当一个皇帝爱着,敬他爱他,一如她也深爱着大梁。柳氏深明大义,却是当年生产时太过凶险,失血过多落下的病根,这几年情况时好时坏,又有宫里诸事非得她亲手操办,燠热时节难免失了调养,原以为只是一般风寒,开几帖药就没事,谁知这一病几个月过去,仍不见好,太后也来探望过好几回,每次过来总是把她的手牵得紧紧的,听说她服了药常吃不下东西,便嘱咐御厨准备些清淡好下咽的饮食,柳氏心知,太后是把她当女儿一般疼惜的,以前还未出阁时候,听过母亲说的后宫女人多寂寞,如今,她很知足。

柳氏近日常昏睡不起,难得今天醒来身子轻盈,头也不昏沉了,一睁眼,见到穿着玄色常服的皇帝在身边,她隐隐有些预感,自己或许,不能再陪伴这个孤独的皇上了。

而那个曾与萧景琰倾心相交之人,如今隔着朝堂与江湖之遥──出于一个女人的直觉,她认为梅长苏必定还活着。皇上大约也猜到了,才每年派人前去琅琊阁,却什么事也没问。

她明白的,萧景琰已经把一个帝王能给的荣宠都给了她,却远远不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雨露恩情,她当然明白。但她从未怪他,也一点儿不想见到皇上抱歉的眼神,那会让她觉得,自己好像很可怜……。像现在,总是不忍见到皇上少有的脆弱,她强打起精神,轻快地考她的皇上一道题:「皇上,您是否还记得臣妾的闺名?」柳萱的脸色白得透明,笑容依然美好得一如初识那年,「皇上重情重义,还请皇上,别为臣妾伤心。」

隔年除夕夜里,皇后柳氏薨。

柳皇后单名萱,萱,忘忧也。据说这位平时吝于表情的皇上听到这,忍不住痛哭出声,殿内只有皇帝压抑的哭声,与皇后喃喃温柔的低语,两人后来说了什么、有过一些什么承诺,便再也无人知晓了。


柳皇后去了。

蔺晨传的信只有一句,梅长苏面色凝重,手里习惯地搓着自己衣袖,思考了一些时间,才想起飞流还在身旁等着,而那苦命的鸽子,已经快被飞流掐晕了。

「飞流,放开那只鸽子。苏哥哥还要给蔺晨哥哥回信呢。」「不回。不要他来。」听到飞流这么说,梅长苏忍不住笑,「飞流乖,这次不叫上他,我们自己出门去。飞流还记得庭生弟弟吗?我们去找庭生玩好不好?」

听说要去找庭生弟弟,飞流眼睛都亮起来,但那孩子心性的少年歪头想了想,又摇摇头,一脸挣扎的模样,问他怎么了,只说:「金陵,不好。」

「苏哥哥,心里在哭。」

梅长苏的笑容停顿一会,心中叹息,孩子的心是一面明镜,连飞流都晓得这趟回去恐怕又是度一次劫,别说黎纲、甄平肯定不会同意,说不定还把晏大夫请出来,要自己别作梦,身体好不容易养得好些,前不久蔺少阁主才批准他回的江左盟,现在只是听说萧景琰有事,这人又待不住了。

其实,还真不是放不下。琅琊阁的消息没错,与此同时,江左盟在宫里安排的人手传来消息,说是皇后得病的过程,似乎有些蹊跷,那名手下坦言并没有十成的把握,只是听宫女之间传闻,皇后的症状十分古怪,连宫里资格最老的江太医都诊不出原因。

柳氏是中书令柳澄最疼爱的孙女,无论家境门风都是一时之选,在金陵城亦有才名。当年查到其奶娘出身滑族,那条线就不再是他们的阻碍,且滑族人经过当年清理门户一事根基大伤,这几年可说销声匿迹。梅长苏沈吟片刻,倒不认为与滑族有关,然而,单凭这片面说词,谈结论还言之过早,要查清整个事的来龙去脉,必须得回金陵一趟。



待续

---

繁體版

截稿日延兩天,感動大梁。・゚・(つд`゚)・゚・

由於瑯琊榜是男人的事(BY某雜誌訪談),自己動手就想寫寫瑯琊榜中的女人

柳皇后在正劇的戲份實在,好薄弱。存在感,好低。我想像中的她應該是個心胸寬闊的女子,她或許不懂男人們想成就什麼,但她知道自己能做的,也知道自己入宮的初衷是什麼

友A: 你把柳皇后寫得太多了吧? 你不是要開車嗎

。・゚・(つд`゚)・゚・。・゚・(つд`゚)・゚・。・゚・(つд`゚)・゚・


评论 ( 10 )
热度 ( 27 )

© 八月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