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雨

瑯琊榜 | 靖蘇
全職 | 葉橙 韓張

Taiwan

望春‧壹 (靖蘇)

壹、


蔺少阁主有时闲着无聊,飞流又跑得没影,便来他这儿找人说说话。

「我说、梅宗主,我看您这身子也养得七七八八,什么时候摆驾回江左啊?你没听见那些来问事儿的,都谣传大梁派兵驻守琅琊阁,只差没在五百里外扎营遥遥对望,萧景琰年年派人上琅琊山跟拜年似的,我的心里苦哇──」

梅长苏瞧着人来他面前耍脾气,演得一个不亦乐乎,连哭腔都给使出来了,也知道这人不是真的烦恼,只是抓着机会来取笑他一番,于是故作冷淡道:「谁让你犯懒呢,这么多年琅琊公子榜也不挪动挪动,江左梅郎至今还挂在那儿给人议论,我看你这回干脆把我这榜首给划了,免得景琰一言不合,又想出些法子来试探你。」说着一半笑意就没藏住,听来还挺幸灾乐祸。

不过,话是如此说,梅长苏的思绪仍转得飞快,心中不免责怪蒙大哥他们怎么也不劝着皇上一点,新君登基伊始,那么多前朝遗下的政务等着景琰去操烦,确实不该分神给自己这「已死之人」。

蔺晨一脸不赞同,语气里带点促狭,「若你真不想见他,传个书给他报平安能死幺?这么做两地相思都被你整成天人永隔,用想都觉着苦闷。」

而那总是雍容大度,不惧面对一切悲喜的人,表情难得空白,几乎有些心不在焉,沉默良久,那一点曾经捂得温热的念想,如今成了一句叹息:「我与景琰像现在这样,相忘于江湖,不也很好幺。」

看好友这般情状,蔺晨也没法说他什么,只得叹道,「长苏,我没你会说话,也没你那么多玲珑心思,把自己都绕得动弹不得,身边所有人的路都给你铺得好好,最后再演足一齣慷慨赴死的家国大戏,你当自己是灯油烧了自己照亮别人是吧,啊?」

另一头的白衣公子听了只是笑,也没打算反驳,毕竟是自己又欠他一回,本来计划好的游览泡汤不成,还临时改的亲上战场,那三个月蔺晨是每日每夜提心吊胆,不怕敌军侵袭,就怕他梅长苏一口气没提上来,飞流的苏哥哥就去了。

众人皆知苏哲一介白衣,几年前来到金陵,表面应两姓之子景睿之邀到京城养病,实则为麒麟择主而来,选了当时最不受青睐的靖王,最终顺利扶持他的主君登上太子之位,一转身却是从容上马,远赴北方迎战大渝。

大渝这个大梁经年的老对手,两国情势之凶险自是不需多言,身旁不明其中原因之人,见他孱弱病体竟能一路支持到北境,都叹道不可思议。

实际上,梅长苏心里通透得很,即使竭尽天下药石悉心调养,以他的情况,也不过再拖延一些时日罢了,蔺晨又怎么不明白他的心思,既然说服不了好友,那么便陪伴他走完这一生又如何,亦不觉有憾。

相比之下,那位当年被留在金陵城的太子殿下,恐怕就没有江湖人这份洒脱,希望他也不要为长苏感到悔恨才好。


其实彼时情况紧急,现在回想起来,不过是与老天赌一把。梅长苏陷入昏迷的第五日,他恍然记起以前读过的一条已经失传的药方,其中有一味药,对普通人而言极毒,用在濒死的病人身上,却是护住心脉的特效药。眼见梅长苏的气息一日比一日微弱,虽不曾言弃,却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反正最坏的情况,不过是照着原本去演,蒙古大夫就蒙古大夫吧!总比什么都没试要强。没成想,竟让他赌赢了一回。

之后,待战事告一段落,苏哲病死军中的消息传回金陵,夹在北境大捷的战报之后,不过是一册冰冷的名单中的一个名字。整片军营笼罩在胜利的气氛里,把人带出来并不是什么难事,那些安排在军中的赤焰旧人也悄然退场,梅长苏不忍昔日好友为他烦恼,这回连蒙挚都被蒙在鼓里。

离开以后,便是一路回到琅琊山,开始梅长苏昏睡的时间比醒着多,幸好身子的情况日日都有好转,他像要把过去十几年落下的宁静都睡回来似的,梦里那场肆虐多年的风雪,渐渐也散去了。

打从相识以来就操碎了心的蔺少阁主,心说到底是一物克一物,梅长苏这性子,也就那萧景琰受得了。但心理上接受一回事,看着老是心口不一的好友,蔺晨心想你就作吧,忍不住多说几句,「要是让那大梁皇帝见到你这模样,还不亲自上门把人接到宫里供着?你真以为人家说不过你,人家那是让着你,把你当心头一块肉捧着。哎哟得得得我不说行吧,你别这么瞅我。」

梅长苏歛起目光,彷彿这人世间只剩眼前这一杯武夷,他浅浅抿一口,茶汤入喉,熨得心口一汪暖意,「景琰不会那么做,他舍不得我。」

这话听着实在牙酸得可以,蔺晨听他说得一派自然,喃喃唸了句萧景琰前世大约是杀人无数这辈子才招惹的你。抖了抖衣袖,见到余光一道影子掠过小院,便喊一句小飞流等等你蔺晨哥哥,一边就追了出去。

他的院子给这么一扑棱,好像还听见远处飞流哀嚎一声,终于归于平静。梅长苏笑了一会,也许心里深处,自己真是怕被遗忘的,也未可知。他死而复生,早已将生与死看淡,本想着一个人孑然一身,就当那个金陵最明亮的少年将军,是真的葬身于梅岭,人生最后的一段路途,走得干干净净,无所罣碍。

可惜,似乎连上天也不许,他苦笑着摇头,这般的不自信,可不像林殊。



待续

---

繁體版

和朋友聊過一個情況,瑯琊榜的世界觀、人物形象都很鮮明,也很飽滿,寫的時候每每寫到一個角色,總忍不住寫得很多,這樣看來合鳥主簡直太多話了,別到時候蕭景琰比他的戲份還少。

我委屈地哭了起來。


评论 ( 2 )
热度 ( 32 )

© 八月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