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雨

瑯琊榜 | 靖蘇
全職 | 葉橙 韓張

Taiwan

寶物 (韓張)

身份设定30题: 王室雇佣军×吃货龙

半調子奇幻設定,如你所見的AUAUAUAUAUAUAUAU

腦洞太大差點補不過來 寫完覺得好文藝,副隊救命

一句話葉橙




張新傑第一次見到韓文清,是在七年前。那時候的韓文清還是沒落貴族麾下默默無聞的騎士,年紀輕輕已經隱約有大將的模樣,他所效命的葉修也不是什麼好應付的主,甫一上門就找他借東西,借的還是這世上僅此一件的寶物。

沉穩如張新傑也不禁愣了半秒,不過幾十年沒在外頭走動,《龍族交易法》第四條規定人類與龍族的交易方法為金幣、借貸和以物易物三種,難道現在的貴族已經不學這部教材了嗎?不過他很快發現這跟時代風氣半點關係都沒有,純粹是葉修有件銀裝叫嘲諷臉罷了。

說到這件寶物,就其本身的價值,連張新傑家保險庫的一扇門不如,坊間卻謠言得此信物,便能成為榮耀大陸的主人。事實是殘酷的,這件吟遊詩人每寫進詩歌就是票房保證的信物,不過是他和葉修的曾曾曾祖父輩下棋贏來的五百萬雨傘,人稱千機傘。

當年那個老傢伙輸掉棋局和他的五百萬,回宮路上淋了個落湯雞,不甘心之餘一個心髒就把朋友賣了,夥同宮廷的謀士想出這種英雄傳說最熱門的主線,還把他塑造成最終BOSS般的惡龍,害得龍族這一兩百年間形象嚴重下滑,張新傑也得日夜提防不長眼的各國軍隊騎士團還有民間組成的百人冒險團打擾他的規律作息,簡直不堪其擾。

這人都去了百年,他的後代子孫還不讓人省心,昔日榮耀大陸的一方大國,經過幾代的揮霍,早已不復往日光景,眼前這隱約有故友輪廓的年輕貴族,一開口就是借把傘,回頭還你啊。一副哥只是路過的範兒,當他這地方是隨便路邊的旅館不成?都知道要到龍族老家,可得翻過大陸東北側的有去無回森林和幾座雪山,還能不能更不靠譜一點,張新傑頭痛起來。

兩百年沒受垃圾話攻擊的太陽穴不痛則已,痛起來竟沒完沒了,他痛得薄薄的龍鱗幾乎浮現臉側,恍惚間,眼前畫面好像回到另一個時空,年輕的龍族一身白袍,陪老是不服輸的年輕國王下棋,那位禁衛軍隊長站在一旁,臉黑得能嚇哭一群熊孩子,但不時和自己交會的眼光,好像能讀出點溫柔的意思。張新傑說不出是什麼滋味,顧不得葉秋偷換的幾枚棋位,低頭盯著自己揪緊的手指,即使先錯開了視線,也能感覺到對方注視自己的溫度。


他猶記得,有一天老友的兒子隻身來到龍的領地,將一個樸素的盒子交給他,張新傑打開看見裡頭的一枚黑棋子,一眼認出是葉秋輸掉第一千盤之後短少的那枚,於是他知道這個人類老友永遠離開了。他後來也沒有再見過那位隊長。

對他這樣的一位龍族來說,人類的生命短暫得像花的開落。張新傑的心靈一夕蒼老起來,一般來說這個情況不該發生,他已經活了一百九十一年,以龍的年齡計算剛步入青年期,他清楚知道,這對主從不會是他所熟識的那兩位,無論他們的外表有多麼相像。

當年葉修提出借傘要求,張新傑告知雖然是朋友的後代,但是直接出借將違反龍族與人類的協議內容,這又是一件情況比較敏感的東西,眼下只有以物易物才合乎規定。葉修表示理解,面前外表跟一般人無異的白龍說他要想一想,又等了一會,推了下搭在鼻樑的金框鏡片,似乎已經考慮好要跟他換什麼。

白龍說,他要宮廷廚師做的叉燒包等幾十種大中小點五十年份,清單待他整理出來附在交易契約後頭。

葉修震驚,難得有信息量大到他無法負荷的時候,「等等白龍大大,晚輩以為您剛才說我是您故友的子孫,是我誤會了麼?」「你沒聽錯,所以我容許你分期付款。」「……好!成交!」「別這麼早答應,我還有一個條件。」

「我要你們第一代禁衛軍隊長留下的配劍。」


葉修帶走千機傘,集結了一批能人高手,經過幾年的發展,儼然成為嘉世第三派勢力,與原來分別擁護國王和前朝家臣的兩大派系分庭抗禮,一路登上王座的過程簡直能寫一部勵志故事。最近一次見到葉修,是在他的婚禮上,他終於迎娶了陪伴他征戰多年的女子,今年初孩子也出世了,每天過著抱著小女兒跟大臣你追我跑的日子。這些當然不是韓文清告訴他的,偶爾會跟韓文清一道來的小馬尾很是聒噪,他們大約一個月來一次,順便跟他講講各國八卦,講得餓了就抓他們帶來的點心吃。

韓文清一個人來的時候,張新傑會問他葉修他們的近況,韓文清的回答通常寥寥幾句結束,整個空間便又安靜下來,倒也不覺得突兀。只有一次,韓文清問起他的名字,畢竟張新傑這三個字,並不像一個典型的龍族起名。那一瞬間,他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只見韓文清眉頭皺得更深,白龍長年冰涼的手指,被另一雙帶著劍繭的手溫暖地握住。

自己的聲音彷彿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他原本有個龍族長老賜予他的真名,但是有一個故人說那個名字太沉重,張新傑就是那個人給的,他想想沒有任何不妥,就這麼用到現在。說完還半開玩笑說,知道那個名字的人,大約都在地下湊桌泡茶去了。

然後他聽到韓文清說,「告訴我。」

這麼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張新傑卻聽懂了。

告訴我,你真正的名字。



── 完


***

正在實行每周一篇的計畫,簡直跟中學寫週記沒兩樣,不寫點東西語言技能點退得很快的,在這順便勉勵九月底要擺only場的兩位大大(大大躺槍


取名我一般沒什麼創意,所以小張的真名就是那個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八月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