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雨

瑯琊榜 | 靖蘇
全職 | 葉橙 韓張

Taiwan

見家長 (葉橙)

灣家CWT暑假場的無料(先行本)窗了,只好直奔副本

一句話杜柔


***

真要說起來,他們並不符合一般情侶進展的過程。

第一次見面不過幾小時同居。出社會以後工作打榮耀、見面打榮耀,全世界都以為葉神和女神在一起的時候,他們溜上街吃冰淇淋。後來,找人得上網吧找,隔著一條街,像隔了好幾個秋天,她看著那人向這頭揮手,眼前彷彿又回到那個下雪夜,雪下得這個城市白茫茫一片,自己身體都涼透了,還是堅持目送他驕傲地離開,心就活生生被挖去一塊。

原來這個人已經陪伴她那麼久,久得她想說些什麼,都不知道如何開口。

他們在相識十年後有了第一次意義上的約會,她才終於確定,這輩子就想跟眼前這個人過,也慶幸現在的蘇沐橙足夠了解,像是葉修一緊張就想找話講的當下、兩人高得身旁人都唾棄的同步率,或是那些不時交會一起的眼神,有多珍貴。

更多的是在比賽場上,當榮耀二字為他們亮起,葉修和其他人一起回到台前,那個賽季,蘇沐橙看著君莫笑在比賽場上發光,同時記起葉修偶爾在她面前走神,明顯是累過了,但不一會又帶著其他人繼續往前衝,他一直是這樣將他的背影留給她,好像知道她一定會跟上。蘇沐橙心說,都陪他殺到決賽場上了,還有什麼好想的,這從來不是一場賭局,因為葉修最早的預言,便不是我們能贏。

而是我們會贏。

第十賽季對蘇沐橙而言,不是她最接近榮耀的一年,那只是她褪去一切外在束縛,真正開始封神的一年,如果說她從沒想過自己能走到這個高度,又顯得有些過謙,她確實沒有那些走在前頭的大神所擁有的先天條件。葉修也明白這點。所以,從她決心成為職業選手的那一天起,就跟著葉修開的訓練強度跑,開始甚至有些過度執著,尤其在那個天才輩出的黃金一代,投入的那麼多個夜晚黎明,最終得到的,卻是嘉世止步四連勝。

當年的種種情緒,現在回想起仍然清晰如昨日。比賽結束那一刻,她在選手席一動不動,就這麼平靜地看著自己的手指,幾乎能聽見外頭觀眾轟然炸開的歡呼。隊友關心地找來,帶她回到台上,大家情緒都不好,最多也就安慰新人一句,不會有人關心她難過的,並不只是輸贏;葉修不意外地溜了,一個人走回休息室的時候,他在想什麼呢?嘉世丟了冠軍,是不是我害的?

後來,葉修沒有責備任何人,甚至於在她面前,都沒有表現任何情緒。回到俱樂部,也就在隊裡宣布開始夏休,復盤等大家歸隊再來。她以為沒拿到冠軍,最沮喪的人就是葉修,本來都做好葉修不想見她的最壞打算,結果人家還是該搶BOSS搶BOSS該垃圾話攻擊也不手軟,給對面公會刷滿半屏幕文字泡的劍客補刀,還能抓準空檔問旁邊觀戰的她「沐橙,我們下午去吃冰?」

其實,她還是能感覺到葉修的難過,那些片段太過短暫,而自己終究不夠了解他,或者該說,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換到感情問題上也是一樣。他們的關係像情人,更像是家人。現在她仍然很懷念哥哥和葉修一起打榮耀那幾年,她在旁邊跑跑龍套,看著他們聯手,與各家公會高手在榮耀第一區掀起一陣腥風血雨。那時候的他們一無所有,把少年僅有的夢想,和最好的時光當作籌碼,哥哥走得太早,葉修背負著兩人的理想,榮耀路上一走就是十年,她也終於陪著他,拿到他的第四座冠軍。

外界看到的最佳搭檔,幾年後到了興欣,連陳果她們都承認沐沐是最了解葉修的人。說到底,一個人的心思怎麼可能次次都命中,對她而言,不過是一直都相信他,離開嘉世的時候相信他會回來,後來退役了,也相信他會看著榮耀,看著自己,和他一手拉拔的興欣。

蘇沐橙對於葉修和她之間,一直不是那麼肯定。直到榮耀世界邀請賽結束回到國內,又是新一賽季開始,那一天葉修打來,還是那個來幫哥刷個副本的語氣,說的那句「我媽問妳什麼時候來家裡一趟,她想看看妳。」

直到電話結束好一陣,她也在床舖上滾得旁邊和杜明約戰一百場的唐柔過來關心,她才曉得,原來自己已經等到了。



── 完


***

總覺得葉修是個很溫柔的人,如果從沐橙角度去看他應該會很有趣,不知道有沒有成功寫出來       還是只把我是他NC粉寫了  
努力朝一般正常情侶的任務路線走,不過都沒把任務解完,我就不寫攻略了大大們自己解哇~

评论
热度 ( 26 )

© 八月雨 | Powered by LOFTER